夜读|在职妈妈辛苦

我一个朋友生了两个儿子,大的上小学,小的上幼儿园。单位对她还算关照,让她上早班,虽然得早起,但下班也早,中午还能回家小睡一会,这成了她养精蓄锐好对付熊孩子的“加油站”。接送上下学、做饭、辅导功课、检查作业、跟老师沟通、讲故事、陪跳绳、做手工、哄睡觉……都属于常规项目,偶尔还有特殊项目,诸如被老大的老师叫去学校听训,被生病的老二折腾到一宿。

别问爸爸在哪儿,问就是“出差”。

另一个朋友在选择岗位时,对早班避之不及,因为她要送女儿上学。她没有老人可以依仗,也别问老公去哪儿了,问就是“睡觉”。

忍耐了很久之后,朋友决心离婚。办离婚证那天,孩子爸爸陪她去学校接孩子,孩子十分惊讶——这么多年,爸爸第一次出现在校门口。有朋友抱怨“丧偶式”育儿,还有朋友轻叹,比“丧偶式”更糟的是“诈尸式”:平常不在家、不管娃的队友,偶尔出现,还偏要刷一下存在感,这也不满,那也不对。

每当这时,她就会在心里默念:娃是自己生的,老公是自己找的。这两位职场妈妈,正是《当代职场妈妈生活图鉴》的现实版。很多时候,职场女性的默默奉献,被认为是应当的,然后就被漠视了。

《图鉴》透露了一组扎心的数字:妈妈在家里的无酬劳动参与率是84.2%,爸爸是55.3%,无酬劳动时间约为爸爸的2.5倍;陪伴孩子的时间,妈妈是爸爸的两倍;做家务的时间,妈妈是爸爸的三倍。就这样,加之整个职场女性的薪酬平均低于男性17%的大背景,上班的妈妈们还为家庭贡献了近4成的收入。这有多么不容易,不言而喻。

一句“辛苦了”,不只是对她们的节日感谢,更是她们日复一日的人间真实。当然,并不是所有家庭的爸爸们都是“甩手掌柜”,不少二孩家庭里,爸爸分担了老大的接送和辅导,让妈妈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哺乳老二。但这种现实给职场女性的观感,经常是复杂的。

而这种情形发生的概率就小得多:有人对一名爸爸说,能找到这么一个又工作挣钱,又做家务带娃,还生了两个孩子的女人,你真有福气。说这些,不是想把工作和家庭中的矛盾全推到男性头上——这不单纯是性别造成的落差,更是如何把传统的家务劳动纳入社会分工的大议题。比如,在个税缴纳上,对抚养子女的家庭有了专项附加扣除。

两会上,增加政府和社会的托育服务的建议,也往往得到很大的舆论支持。进步越来越大。但人脑子里观念的改变,同样重要。

在《图鉴》的下方,一个高赞留言是“不婚不育,活出精彩”,选择怎样的生活方式,当然是个人自由,但选择爱情、婚姻和养儿育女,同样可以“精彩人生”啊。我们需要的是正视问题,努力去改进,而不是回避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