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先士卒,静待花开

华大基因CEO尹烨在《生命·成长》第二季中说在学校打球好有人喜欢,学习好有人喜欢,演讲好也有人喜欢,但是到了社会以后,变成了只要你有钱,就有人喜欢。这是教育的悲哀,也是社会的悲哀,已然成为一个社会的缩影,弄成了钱是唯一的,只能用钱去衡量所有的一般等价物,进而把教育变成了急功近利,大家所有教育的目标就是在于上好大学,好好工作,赚更多的钱,下一代继续更好地培训,再上好大学,找个好工作,再挣更多的钱,形成了一个周而复始的循环。所以有时候你不焦虑,也会被别人带焦虑了,全民族就进入到一个集体焦虑中。

教育不可能只是学校的事情,更不是补习班的事情,父母在这个过程中也在修炼,逐渐尝试成为第一代成功的教育型父母,因为,多元价值呼唤“教育型父母”。在孩子的教育方面,我们大多数人都陷入了我执,就是我希望你怎么样,希望孩子能按自己的思路去成长,似乎感觉自己规划的就是对的一样。总是在不断地为孩子提出这样或那样的目标,希望孩子去实现,比如报英语、舞蹈、美术、钢琴、乐器等,好像孩子学得越多,就表明孩子越优秀一样,总是把自己的意念强加在孩子身上,如此以来,家长陷入了以我为中心的执念。

其实我执的本质应该在于执我,执你自己,如果你有什么想法或愿望,你就自己去实现,而不是把这个想法强加在孩子身上。你喜欢跳舞,那就自己去跳舞,而不是自己不愿意动,还要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是为了孩子好,而强迫孩子去做他不喜欢的事情。这就如同我们大多数的家长,自己没有上过北大、清华、211等名校,而现在非要把这个愿望加在孩子身上,希望他们努力去实现自己当年没有实现的理想,这似乎有些太过于自私了。

自己没有能力实现的事情,就非得让孩子来实现,这就是家长的“我执”观念。世界上只有不合格的父母,孩子是从父母身上的所印随和印记过来的。如果真的要改变,唯一能改变的其实就是你自己,你变好了所有事情都会变好,所以理想的教育是从父母的自我改变开始的。

身教重于言传,父母如果不看书,那么孩子大多也不喜欢看书。大家特别喜欢生一个蛋,然后告诉这个蛋,我上一代做母鸡就算了,你下一代一定要变成凤凰,咱们俩一起努力变成凤凰。现实中,家长很多的一些要求,脱离了孩子当前的一个认知的局限。

换句话说,就是观念错位,就是在孩子应该尽情玩的时候,去各种书山题海,当孩子真的应该书山题海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厌学了,他开始玩了。他开始打游戏,开始早恋了,因为当初让他太早地干了他那个年龄不应该干的事情。如果你不能够有耐心去静待花开的时候,你也绝不可以去拔苗助长。

当你愿意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孩子必然会愿意做一个事情。比如说想要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首先最基本的就是家里要有书,然后要拿出足够的时候看书,而不是看手机,然后把书放到孩子可以拿得到的地方,让他慢慢地去做一些阶梯式的阅读,他自然就会看书了,要让他感觉到书其实就是家的一部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