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序:又要抵制?这就是为什么2008年那么难,我们还要办奥运的原因

当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那个巨大的奥运五环升起的时候,我泪流满面。2004年我刚到悉尼,整个澳大利亚社会满满是对中国的污蔑,当年的我们就有了如今在美留学生的待遇;再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始之前,“反华”氛围简直到达顶峰了,再加上汶川地震,我整个人都快抑郁了。各种情感掺杂在一起,我参加了三个活动。

如今把当年写的东西放出来,给大家感受一下……2008年4月13日:413悉尼华人大型爱国反独大游行6000多位(警方保守估计,我觉得有8000多人)悉尼华人——其实还有一些外国友人参与其中——在位于“中国城”(China town)的娱乐中心(entertainment centre)集合,之后呼喊“反独”口号,挥舞中澳国旗,高唱国歌,走上市区主街乔治街(George Street),途经市政厅,在海德公园再次集合。为在西藏骚乱中死去的人们集体默哀,上万人的场地静寂无声!之后发表中英文爱国讲演。虽然突降暴雨,在场华人一直坚持到结束,最后在滂沱大雨中全体高唱国歌,再有秩序地离开。

有幸参与此活动,虽浑身湿透,声音沙哑,但毫不在意。之前听一位同在海外的华人说,到了国外才会发现更加热爱自己的祖国,强烈赞同!!!最后引用艾青的一句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接到报告称,因为高速公路流量加大,恐赶不及在原定时间到达堪培拉,我们的巴士集合时间由原来的4点改为1点半。所以我当晚就没有回家,在市区(City)呆到12点,集合了同行的11个朋友(6男5女),一起打的到巴士集合点伯伍德公园(Burwood Park)(我们车的司机是伊拉克人,跟他狂侃,骂西方国家的霸道政策,很爽,已至于差点开过)。

我们总共准备了七面大旗,包括五面4号国旗(96cmx144cm)、一面2号五环旗(160cmx240cm)和一面1号大国旗(192cmx288cm),配合3米长涂漆铁管当旗竿(事实证明1号、2号旗还是不够);澳大利亚国旗和五环旗的手拿小旗各11面;贴在脸上的国旗和奥运水印,还有脸部油彩(虽然没有派上用场)。基本上来说,准备得是相当完备。我们12点40分到达伯伍德公园集合点。

当时除了我们,还只有一对人马前来,他们已经将红旗展开(我们都是新旗子,都还包装着,准备在堪培拉再打开),在夜色中十分漂亮。因为暂时没人,我们去附近找了个厕所解决生理问题,回来的时候已经有100多号人了。这次单单我们这个组织在伯伍德公园发车就有3辆,一辆中巴、两辆大巴,大约200人。

最大的集合点city总共有12辆车发出,大约900人,还不包括其他组织的大巴,和自驾车去堪培拉的。1点半准时点名上车,我们的巴士上共58人,旅程大约4小时。本来在大巴上我就难睡觉,后来干脆不睡了,换上统一的保护圣火的体恤衫,把外套给了睡着了的同行小姑娘。

和朋友聊天聊到堪培拉,大约5点到达堪培拉。堪培拉温差很大,当天气温5度到20度,下车时只有6度。也不知是否被激情点燃,只穿两层体恤衫的我,只是稍感寒意而已。

到达堪培拉就看见一排飘扬的五星国旗,是先到的同志们在欢迎。我们立刻展开我们的大旗。1号国旗和2号五环旗的魅力无法抵挡,在堪培拉强劲的夜风中高高飘扬,引来欢呼无数。

我们的车每来到一辆,我们就把旗使劲挥动,巴士里面的小旗也使劲摇动;还有自驾车的朋友,把红旗绑在车上忽地开过,我们就大声欢呼给予迎接。算是胜利会师吧。考虑到隐私等各种因素,照片就放一张吧,图为刚到堪培拉时看到的举牌小哥6点我们找了个麦当劳休整,因为女厕排满长队,等女同伴花了很长时间……期间我们贴上国旗和奥运会标的水印,准备工作算是完毕。

早餐我只啃了半个汉堡,已是不知饥渴了。接着,我们跟着我们巴士的“地图手”一路步行去集合点。为了使得整个火炬路线都有人,我们被安排在离终点3公里的地方——起跑仪式是没的看了,为了大局总要“牺牲”点私利嘛。

我的2号五环旗在一大片五星红旗里很显眼,被领队抢去当队标走在最前面了……幸好我还有1号五星红旗,也走在最前面,挥动起来非常漂亮,引来后来绵延的队伍一阵欢呼。

大约半小时到达预订地点,沿路看见已经站好的红旗队伍,我们就挥动旗子向他们致意,还有挥动国旗的车辆疾驰而过,我们欢呼共勉!摆好旗子,被告知火炬还有大约两个小时才能到我们这边。很焦急啊,有个朋友的手机能收到即时新闻,大家就不停地问“起点那边怎么样了”、“沿路如何”等问题,说到沿路都是红旗,大家振奋极了。

正是早晨,从悉尼连绵的阴雨阴霾下,忽地进入堪培拉柔和的阳光下,虽然还有些冷,但心里很温暖。其实堪培拉前天刚下大雨,傍晚才停,我们刚到达的时候还有较重的雾气。可喜的是,在7点多的时候,雾气已全然消散,留下碧蓝的天空,天助我也!一些刚起床的人上街溜达,还睡眼惺忪。

估计他们从没有看见过这么大的阵仗,我们跟他们大呼“Welcome to Beijing!”他们似乎也被我们的热情感染,微笑招手致意。沿街还有居民在阳台上挂起超大国旗,我们在那家面前的欢呼声估计会把还在梦中的他们吵醒——应该不会在乎吧。等待通常是无奈的,那种不知情况的等待很让人受不了。

为了打散这无力,等待的我们唱起了国歌,一遍又一遍大声地吼,周围不断有人加入进来,直到整个街区的欢迎队伍都高唱国歌,慷慨激昂!整条街已经用护栏把车行道和人行道隔开。一早就看见路障队的车辆,限于堪培拉的人力有限,估计他们也忙活了很多天了。慰问一下辛苦的他们,很友好,还告诉我们还有哪边会被隔离,好让我们不多跑冤枉路。

临近11点,大量的本地居民来到路边,我们知道,期待已久的火炬快要到来了。在我们身边的老人很友好,我们送给他中澳手摇国旗、五环旗。他看见我们一个同伴的福娃旗很感兴趣,我们给了他一张福娃脸贴,介绍福娃名字连起来是“welcome to Beijing”的意思。

老人很开心,对我们竖起大拇指,说我们都是“nice guy”。从街对面的小楼里面走出一个西人,手拿“Free Tibet”的牌子,我们很气愤,手拿大红旗使劲挥舞。他估计感觉到自己的无力,站了一会儿走开了。

这个时候道路还没有封起来,一辆辆飘满红旗的自驾车从我们面前经过,按着喇叭向我们致意,我们的回应盖过了喇叭,久久不散去。终于开道的警车来到面前,后面隐约可以看到火炬车队。警察还是很严厉的,告诉我们任何人不能超越护栏,否则逮捕。

远远开来一辆挥舞旗子的车,不像会旗,有黄色,又不像“藏独”旗子。我们一阵担心,难道是传说中的“疆独”旗?大家一阵愤慨之际,车子开来,原来是三星的广告车,众人虚惊一场。还有联想的车子,妹子们很漂亮,但是今天没人注意你们~一辆车放下一名红衣火炬手,这就是我们苦苦等待的对象,是一位和蔼的西方老人。

他向我们高举火炬,我们爆发出热烈的欢腾。老人走近给我们看他的火炬,还和我们握手,可惜因为他还在等待接力,不能碰触火炬。过了很久,他才被警方要求回到路中间。

接着是一辆中巴车,车里面是穿着蓝衣的火炬护卫队的人。大家像见了亲人一般使劲挥动旗子,车里的人热列地跟我们招手,那个兴奋啊~后面的另一辆中巴都是红衣火炬,估计是坐车等待接力的,都是花一般的笑脸,朝我们挥手,一位女士还向大家喊“大家辛苦了!”——为了保护火炬传递顺利,这点辛苦又算得了什么?我们大喊“北京加油!中国加油!Beijing Go!Go!Go!China Go!Go!Go!”华人华侨在起跑仪式现场为奥运圣火传递活动加油(资料图/新华社)远远的一位火炬手向我们跑来,人群又爆发欢呼。他跑来点燃了老人的火炬,周围大约5~6个黑衣护卫,应该是堪培拉警察方面的。

四周的警察不是很紧张,因为我们这边沿路国旗飘扬。老人起跑,我们就在领队的带领下跟着火炬猛跑(还是拿着抢我的五环旗),边跑边喊“北京加油!中国加油!Beijing Go!Go!Go!China Go!Go!Go!”,到后来嗓子哑了,还是一个劲地吼。很多女生哭了,抹着眼泪跟着跑。

火炬沿路的人行道,是我们举着五环旗、五星红旗一路护航,见到了几个零星的“藏独”人士,我们就在火炬赶来之前用旗子把他们盖住,遮住他们丑恶的嘴脸。很多沿路观看火炬传递的人们给我们鼓掌鼓励,拿起手机拍下我们扬旗的身影。我们跟着火炬跑完最后的3公里,我这个久不运动的人,虽然跑到满头大汗,但一点不觉得累——我们是为我们的火炬跑,我们的祖国跑!跟着火炬的队伍最后汇成红色人流,火炬传递在“飞鱼”索普执棒下结束。

奥运火炬手索普在城市庆典上点燃圣火盆(资料图/新华社)

过程中我们的Binnie同学受伤了,当然不是“藏独”造成的,他们没那个胆子;Binnie同学跟火炬跑的时候太激动,没看脚下的路,没跨过一个路基,摔了,手摔破皮了,手上的相机也甩了出去。Binnie信念强烈,爬起来忘了相机继续跑,当在终点的时候,才发现相机丢失,又回去找。

不常运动的Binnie同学说原来跑100米都不行,今天算上找相机来回5公里,她自己都不可思议。

这就是传说中的、漫画中的信念问题~可惜最终相机没有找到,也只能算破财消灾了。

今天外媒报道所谓的1500名“藏独”人士并未出现,只有零星的支持“藏独”的,都是2~3人,举着白痴口号,瞎嚷嚷,被我们浩大的红旗海洋淹没了!而且都是些听信外媒偏论的西人,这帮人“没脑子”,问他“去过中国吗”,说“没”,问“知道西藏的历史吗”,答“不知道”,就是一问三不知,凑热闹型的。后来听到媒体统计,火炬传递前后在堪培拉沿路的华人近3万——在本地华人人口才500多的“堪村”,这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澳大利亚最大的两个城市悉尼、墨尔本不谈(路程分别为4小时和8小时),就连最西岸的珀斯都有华人包机前来(我们在最东岸),这不得不显示出海外华人一条心,共卫祖国尊严的团结!在回程的车上,在车上一直睡不着的我终于累了,连续40个小时没睡觉还那么猛跑……有力使不出的感觉真难受,在遥远的大洋洲,唯有祈祷为您祝福了,愿一切快点好起来!!!刚刚参加完在悉尼的四川地震烛光祈福平安夜的活动回来,这已经是我今年参加的第三个大型集会了。今年的祖国多灾多难,但在困难面前的中国人民更加团结!每日看网上的报道,为死难者痛心流泪,恨不得立即赶往灾区为他们做些什么,无奈远隔万水千山。今天的活动也算完成我一个宿愿,至少为他们出了我微薄的一点力量。

站在会场四个小时,为灾区的人们祈祷、祝福,夜晚的悉尼很冷,手上的蜡烛温暖着我,我也希望这些希望的烛光也能温暖灾区人民受伤的心灵。今天听了一位在场的四川哥们的话很感动,他说:“这次四川大地震,四川人的眼泪只会为各界同胞让人感动的善举而流,不会为灾难所吓到。他说他学业完成之后一定回去建设家乡,到时候邀请所有现在帮助四川的朋友去看重建后美丽的四川。

初冬的悉尼夜晚,嘹亮的国歌声响起,国歌声毕,众人大吼“四川雄起!”,响彻天宇,像是誓要穿过遥远的地域界线,投入祖国的苍茫大地。灾区人民别害怕,世界上的同胞们与你们心连心!好多评论说是哭着看完的,我就讲一个有趣的插曲缓解下你们的情绪吧。2008年经历了那么多,转眼到了六月份,不是球迷的我被拉上看了场中国国足对澳大利亚国足的世界杯预选赛。

当时这场比赛其实很尴尬,我们国足已经被淘汰了,澳大利亚国足已经出线了……拉上我看球的哥们跟我一起参加了反独游行、保护火炬、地震祈福,但在我们家中满是国旗的情况下,依然还是一致决定没有带国旗参加,便装参加了。比赛地点是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主体育场,我们买的还是支持中国的场地票,坐在中国队的门框后面。虽然现场还是有不少五星红旗,但无法跟有巨大的主场优势的澳大利亚队比,澳大利亚人的加油声震耳欲聋。

我们都没想到竟然中国队先进球了!我们这边方阵都沸腾了,即使是中国国足,我们也情不自禁地为他们呐喊。国足最后还算争气,赢到了最后(虽然对面大概是替补吧)。即使是中国国足,我们也奋力地为他们加油,那一年倔强地昂着作为中国人的头,心里明白中国还有很多不足、很多落后,但我们坚信她会变得更好,一起努力维护着她的同时加油让她成长。

回到原文开头我哭的那刻,那一刻我真的觉得世界感受到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