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模型手机的笨贼?《无名之辈》讲的是普通人的欢笑和泪水

欠款外逃的工地老板、做小三的老板情人、用发丧讨债的黑社会、工地上的泼皮保安、生活无法自理的彪悍女、做劫匪的乡下男人、按摩院的小姐、学校里的学生、抓捕罪犯的警察……在影片《无名之辈》中,到处都充满着各种叫不出名字来的普通人。他们的挣扎、奋斗、欢笑、泪水、无奈、叹息,共同组合成这个社会的异香扑鼻,精彩纷呈。

工地老板高明抛妻弃子,希望最后能和情人刘雯虹修成正果;保安马先勇(陈建斌 饰)希望自己能够超越保安,坐上协警的位置;劫匪“卷毛”李海根和“鸡冠头”胡广生拥有了枪,希望干一票大的以后,改变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残疾女马嘉祺一心寻死,希望自己能超越肉体的桎梏,不再成为他人和社会的累赘;学生高翔希望好好的惩罚羞辱父亲的黑社会,重新夺回做人的尊严……在影片《无名之辈》中,每一个小人物都是有血有肉的存在,他们各自都拥有属于自己的梦想。

且为了这份梦想,他们都在不遗余力地拼搏着,努力着,奋斗着。

在影片《无名之辈》中,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脆弱和软肋。像劫匪“卷毛”李海根和“鸡冠头”胡广生,可以接受犯法以后被人抓,被人枪毙,可是不能接受抢了模型手机后,别人的嘲笑、恶搞、侮辱和耍弄,因为这关乎到他们的尊严;而残疾女马嘉祺,可以接受无人理、跳楼死、煤气死,却不能接受大小便失禁以后,被一个大男人换卫生巾。

因为这也关乎到她的尊严。

因为有不懈的奋斗和追求,所以影片最后赋予这批无名之辈以完美的结局:保安马先勇没当成协警,但是在工地上当上了保安领班,还有了自己的新家;“卷毛”李海根和按摩女真真走到了一起,真真一方面帮助照顾着李海根的父母,一方面等待李海根出狱;马嘉祺搬去和马先勇同住,还换了电动轮椅。和“鸡冠头”胡广生也走到了一起,每个月马嘉祺都会到监狱去探班;高明和刘雯虹结婚了,继续当他的工地老板;高翔背了一个留校查看的处分,与依依相约考同一所大学……所有的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发生和改变,人们付出的努力,到了一定时间,就会发生量变和质变,结出骄傲又喜人的果实。

所以,虽然普通,虽然平凡,虽然一般,虽然是默默无闻的无名之辈,但只要不懈的奋斗和追求,生命的某一个时刻,人生也会像烟花一样,散发出璀璨而夺目的光彩。看《无名之辈》时的一点感想,与诸君同分享。

哭喊着 你睁眼欢笑着 走向前困惑着 你搁浅沉默着 都幻灭在沉浮之间寻找爱的光线阴霾边沿触碰蓝天像烟火炙热 瞬间破碎的梦还在不在还给明天一场未来

这一个愤怒的疯狂的无名之辈执着的刚强的不知后退坚持着对抗着心中错对粉身也不下跪卑微的骄傲的我的同类眼神里不灭的生的光辉誓不做我们世界的鸡肋碎骨有何可畏你抬头 向自由放开手 去拥有在沉浮之间寻找爱的光线穿过这片幽暗的海还给明天一场痛快黑暗中寂静的等待渺小的梦终会盛开这一个愤怒的疯狂的无名之辈执着的刚强的不知后退坚持着对抗着心中错对粉身也不下跪卑微的骄傲的我的同类眼神里不灭的生的光辉誓不做我们世界的鸡肋碎骨有何可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