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重、剥花生、烤衣服、缝裤裆、拉大锯,童年的那些事儿

小时候的冬天很冷,没有暖气,都是用砖盘炉子烧煤取暖,为了节省煤晚上就封住火。被窝冰凉,睡觉钻被窝很怵头,母亲就会烧开水,灌进几个瓶子一瓶子是去卫生院找来的输液瓶子,耐高温,有橡皮盖子封得很严给我们暖被窝,抱着瓶子很暖和,很有幸福感。

擦子就是耕地时用来盖地的盖,是种地必备的耧、犁、盖、耙四大件之一。

耕地后的地表坷垃多,这就需要一个大人登在盖上,把坷垃压碎盖平。夏播季节的雨多土湿,盖地时我们跟着下地,轮流坐在上面压盖,我跟弟弟对此是乐此不疲

以前每家都有小推车,家里地里所有运输都靠它,我跟着去地里时,父亲会让我坐上去。一边是农具或杂物,一边是我,回来总是推一车草喂猪或柴火。

大了才明白每个父亲都有一个推车,推的是一家的日子和责任。

记得小时候没有称过体重,也没有现在的体重秤。来村里收粮食的拿一杆带星的杆秤,大人趁机把孩子拿块儿布包起来,对着收粮食的说来幺幺俺家小于一闺女多么沉

到了冬天地里没活啦,人们开始为来年春天做准备。

记得爸妈经常在冬夜里剥花生种子,先挑出个头匀称的花生,再把花生豆剥出来。印象最深的是爸妈的手指头,到冬天粗糙的手都是开裂的口子,露着血丝的手指用医用白胶布裹着,在昏暗的灯光下'低头弯腰一颗颗剥着花生,父母熬过最艰苦的岁月,我们该好好孝顺他们了结婚送的喜幛全是带有吉祥纹样和美好寓意图案的大红色。不论什么阶层和行业的人送的喜幛一律要展开挂起来,以示对送幛人的尊敬。

每幅喜幛都要用红纸写上祝福语和吉祥话,然后用红线缝缀在上面,这叫作幛挂。红彤彤的幛子更让满院子喜气洋洋

父亲推碾子,我坐磨盘上,父母推儿走,一圈一固白了头。

小时候冬天很冷,早晨起来衣裳冰凉'我们几个都赖在被窝不愿意起来。

天黑乎乎着,娘起来做好饭,在炉子上又给我们把衣裳烤热,哄我们穿上,很暖和。

小时候村里男孩子都很野,整天上树爬墙,弄的裤裆老是破的,走路都漏出屁股来。可谁也不把这个当回事儿,不管不顾还是到处疯跑着玩。

娘看见了会叫住我,从针线笸罗里拿出针穿上线,让我趴她腿上给我缝裤裆。

拉大锯,扯大锯,姥娘门口唱大戏,请闺女叫女婿,就是不叫某某(孩子们同时说对方名字)去,气的某某(再同时说对方名字)放大屁。小时候的晚上,我们几个兄弟姊妹们常玩这个,到了最后放手一仰,笑半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