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悔(184)人戏莲叶间(下)

将人逼得这幅模样,魏无羡很是得意,仰头笑了一阵,“那不就是了。反正这莲塘晚上也没人,当然,不排除守莲塘的大爷会出来抓偷莲蓬的,可是我们又不偷莲蓬,我们是偷情嘛,也不对,不算偷情,我们是正当的,对吧蓝湛,我们孩子都有了,马上也要成为道侣了,那做什么,在哪里做,都不为过,对不对?”对这些骚话,蓝忘机总是无话可答,可他又不愿意禁魏无羡的言,毕竟,说到底,这些话由魏无羡嘴里说出来,他还是很爱听的。“嗯?蓝湛,给点反应啊,你要是没反应,要是真不想,我们就该回去了,师姐还在等我们呢。

蓝忘机微怔,一惯冷清的眼眸中泛起危险的红色,双目凝人,脸上神色未变,双手却已经控制不住力度地在人身上大力揉搓,不知不觉间,将人的腰带都揉散了。魏无羡身下的衣物很容易就被人捋到了膝盖以下,以一个极为羞耻的、门户大开的姿势挂在人腰间,可他却是丝毫也不害怕,反而笑盈盈地道,“蓝湛,你看你,话不多说,动作倒很麻利。。

。下一刻,他便说不出话来了,被人狠狠地封住了唇舌,只能发出些“呜呜”之声。夜间的莲塘,水清且凉,密密的莲叶遮掩之下,两人上半身的衣衫几近完好,只有不断翻动着的波浪知道水下的战况有多激烈。

蓝忘机闭着眼,心内固然羞耻,却不愿也无法停止这一场荒唐。偏偏魏无羡还要趴在他耳边,语气极为暧昧地问他,“蓝湛,喜不喜欢,刺不刺激,像不像偷情,啊?”蓝忘机被激得指节发白,将人紧紧扣在怀中,猛吸口气,用力一击,湖面上荡起魏无羡的惨叫,“蓝湛啊。。

。近岸边栖着的几只水鸟,受了惊吓,扑棱着翅膀,飞走了。蓝忘机拥着人靠在软软的堤岸边,啄着人的唇,一下一下轻抚着他脑后顺滑的湿发,低声问道,“冷吗?”“冷什么?我没着火算不错了,看看你给磨的。

轻撩着人长长的被水润湿凝成一簇一簇的长睫,魏无羡笑咪咪地问人,“蓝二哥哥,下次还来吗?”身上的火热渐渐褪去,夜风带来清凉,到底是有些冷了,蓝忘机正准备将人抱到岸上,想办法把衣服弄干了。远远的,莲塘边上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呼唤,“阿羡,阿羡。。

。明明人还在远处,水中的两人却心虚得屏住了呼吸。是江厌离等久了有些担心,带了江澄出来寻人了。

这个情形,答也不好,不答,任师姐这么一直叫,魏无羡真不忍心。尽管有莲叶掩盖,他仍然拉着蓝忘机一起缩到了水下。江厌离的声音逐渐染上哭腔,她开始在抱怨人了,“阿澄,都是你,好不容易阿羡回来了,你说说看,我们姐弟三人多久没有聚在一起?你就这样把他气走了。

当初明明说好了,我们三个人一定不可以分开,你是怎样做的?阿羡一个人受了那么多苦,好不容易回来了,你说说你这个性子,你,你。。。

要是今晚找不回阿羡,你也不要睡觉了!”鲜少听到江厌离说小气话刻薄人,此刻都是为了自己,魏无羡将头埋在蓝忘机胸膛上,浑身抽搐不已。那两点微弱的灯光已经渐行渐远,很快又被黑夜吞没。“蓝湛。

。。想到自己贪恋莲塘中的一时刺激,而忘了师姐还在等候,魏无羡自责得很,像个孩子一般抽噎着。

相关文章